請勿轉載/轉貼/引用

詢問出入練習場的感想時,堺很乾脆地回說「感覺就像在別人家叨擾一樣」。

直到目前,在堺的心目中,新感線像是”直系前輩”般的存在。

「當然,這是我自己擅自如此認定的(笑)」

堺於高中時代邂逅了演劇,上京後,在大學劇團裡開始真正演戲活動的時間是90年代的前半。當時正好是新感線開始以全國區的人氣劇團揚名各地的階段。

「可以說我是看著新感線的背影長大的,不過這大概也是我自己擅自對它抱有親切感,總覺得自己似乎曾出演過新感線的公演呢(笑)。不過,開始練習後,腦中將許多事情整理消化一番後的現在、『阿,果然我並沒有演過他們的戲呀』,重新理解了這個狀況(笑)」

有了生活中必需的”家”,雖然與這個家庭的成員感覺似曾相識,但實際上打著響鈴說「大家好」卻是初次……像這樣的感覺~嘗試做了這樣的想像。

「是打算把它當作是自己的家,但這裡果然是我完全摸不著頭緒的家呀(笑)。因此,我有段時間充斥著徬惶不安的感覺。」

sakai.jpg 

蛮幽鬼』是以虛構的古代國家為舞台,因遭人背叛而墮落深淵的男人伊達土門(上川隆也)在獄中與サジ(堺)相遇後,被兩人友情所無法切斷的負面連鎖牽引著,清楚地呈現了人間罪孽的歷史劇。

「我的感覺是:要說サジ是一個擅長殺人技術的人,不如說他簡直就是個異於常人的怪物吧。我目前的狀態,與其說我打算如何演出這個角色,不如說我是在試探いのうえ(いでのり)桑想呈現的角色之感來的恰當吧。這次我有種感覺:即使這回我不進行揣摩角色的工作似乎也無妨,因為想藉由戲劇傳達意念的是いのうえ桑,並不是我。

何謂正解?何謂滿分演出?這齣戲的走向為何?在思考這些問題之前,更重要的應該是「首先我想的是整體要用怎樣的感覺去打造角色」。因此,眼前,堺身處徬惶不安中。

「就像歌舞伎是家傳藝能一樣,新感線也自身特有的『藝』。我不希望客串演出的自己破壞了這個特有的『藝』。劇團到目前為止所孕育出的歷史文化以及集團自身擁有的規矩等等都是我期望儘可能沾染上身的特色!目前我只思考這些事情:希望不會亂了劇團的步調、希望不會成為演出的累贅(笑)。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希望:不論是劇團的fan或是初次觀賞新感線演出的人都能在看完後有『新感線的戲劇,還想再看呀』的想法,並進而持續觀賞新感線下次的公演,能這樣的話是最好的了!」

新感線的舞台劇會讓觀者接收在視覺、聽覺、心的觸動各方面的種種刺激,觀賞完畢後會沒有理由地、自然而然地說出「哇,真有趣呀!」「樂在其中呢!」這樣的話。堺初次揭開這「藝」之扉。

「現在整個來說感到不安。如此的不安真是久違的感覺呢(笑)」

是否因為角色性質的關係而有點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覺呢?不知跨越門檻、登門入室後,堺感覺是不是變好了呢?

「這個大概要等公演落幕後,才會知道結果吧?成為新感線的"一員"~這回事感覺就像是似曾相識(笑),也像是夢一般。我打算享受假裝自己是其中一份子(笑)。總之,我目前只有這樣的預感:就是一定會是場盛大的公演。」

【譯後記】

這篇訪談出自9月24日出刊的雜誌(大力感謝sunny桑提供內頁,讓大夥有機會一窺堺桑想法),【蛮幽鬼】是在9/30公演,因此是在公演前的訪談。基本上,舞台劇的訪問跟電影、電視劇的訪談不同。舞台劇多是公演前即做採訪,即使排演練習過,演員大多仍無法掌握真正的感覺;至於電影電視劇都是剪輯完畢後才接受採訪的,因此演員大都能做出明確的回應與評論。在此篇訪談裡可以看到堺桑很多的不明確之感。不論如何,無緣親眼感受本尊的古裝大戲,讓我們透過訪談來貼近堺桑的感覺吧XDD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