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拍攝電影【註】的空檔閱讀了描寫「日俄戰爭」的長篇小說-『坂上之雲』【『坂の上の雲』(司馬遼太郎/文春文庫)】。我常在等待攝影的空閑時間裡看書,不過大多選的都是輕鬆易讀的散文集。這次何以選了這麼一部氣勢磅礡的大作,自己也不明所以。

正因是如此偉大的作品,要我寫感想實在非能力所及。唯一能說的大概就是「軍人」跟「急診醫生」在相同的狀態下,兩者思考的模式是一樣的感想吧。

直接將急診室的情形比喻為

─戰場

的醫生很多。這跟醫院的診療時間或值班人數無關,而是因為急診室是接受診療重症病患的場所。那裡的作業可以嗅到「戰鬥」的氣息,只怕對急診醫生來說感受到的是比這形容還更實際的感覺吧。

一旦確定接受病患時,醫生與護士會組成四到五人的團隊。因為值勤人員會因勤務時間的關係而有所變動,這樣的團隊,可以說是重覆著由臨時成員一同進行分攤與合作的工作,簡直就像是一個生物般具機能性地運作著。不論診斷、處置,或是接下來的準備工作幾乎都在同一時間裡進行著。甚且作業持續好幾個小時的情況也有。

一在腦海裡想像如此這般的急診室時,不知何時便把那樣的情景與「海戰中的艦隊」~另一個不同的情景重疊在一起了。或許是受到了正在閱讀的書籍影響吧。

秋山真之是『坂上之雲』這本小說的主人翁之一。擔任日俄戰爭的作戰參謀,可以說是當時海軍的首腦。

小說裡的真之認為一旦侷限於固定概念將會導致腦袋僵化,因此對於這樣的情況非常地警戒。舉例來說,雖然他在開戰前已在海軍大學裡學習了戰術,卻認為不應照本宣科,

「兵法及戰史相關的書籍看得越多,越能體會箇中道理,自然而然地懂得運用戰術種種的原理與原則。每個人都應該建立自我獨特的一套戰術。模仿他人的戰術在緊急時刻反而不管用。」

真之的想法似乎是如此。

對於非軍人身分的我而言雖然是不易理解的想法,不過在軍隊這樣的組織裡,重視秩序與紀律的

「平時」的思考模式

與這一樣重要的,需要創意與隨機應變能力的

「戰時」的思考模式

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如果只應用「戰時」的思考模式將會因為思緒太廣而無法整理運用,但如果太過在意「平時」的思考模式的話又會喪失靈活的判斷力。因此如何取得兩者間的平衡是很重要的。

同時,對於非醫生身分的我而言雖然也不是易於了解的事,不過這樣的思考模式似乎也適用於像醫院如此的組織吧。對於身為外人的我來說,之所以會認為急救醫療體系的組織算不上運作地很好的原因,只是基於

──應該以「戰時的思考模式」處理的事態,卻是以「平時的思考模式」加以應對

這樣的原因。我如此認為。

當我想像著隱身於戰艦三笠的作戰室裡,不分晝夜地持續思考研究、陰氣逼人的秋山真之身影時,不知不覺地將之與目前所演出的急救中心長的模樣重疊在一起了。尤其是在此時此刻,這兩位形象的相似程度之高,在我心裡已無從分辨。就好像兩張重疊著的曝光底片一般,難以辨認彼此。

說到這,剛剛提及的秋山真之的戰術論,如果將之視為演員的心得也頗適用。

「軍人」「急救醫生」「演員」

這三者似乎是有著共通點呢。總覺得這其中似乎有著像是獨創性、靈活度、順應性等「戰時」應具有的特性,不過在匆忙的攝影現場裡並沒有充分的時間得以想出結論。

我想,就在拍攝結束後的「平時」,再好好地、仔細地推敲、研究吧。

 

【註】

 

口紅將軍的凱旋」的拍攝。

 

【譯後記】

這篇延續著前篇『靜』都是在描述堺桑拍攝「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時的狀況。這篇是堺桑對於自己所閱讀的小說與劇中人物連結的想法。閱讀的小說正是堺桑非常喜愛的作家-司馬遼太郎的作品:『坂上之雲』,順便廣告一下,NHK即將於本月底撥出此劇~文章裡提到的秋山真之由「本木雅弘」桑飾演~陣容堅強,敝人倒是挺有興趣觀賞哩:P

前篇『靜』裡所提到的「平淡無奇」到此篇提到的「平時」與「戰時」讓人感到堺桑對『平衡』的概念感觸良多!

翻譯此篇的理由是為了「應景」(笑),本週「將軍」就要上映啦~各位可別忘了進電影院欣賞喔︿︿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ikki
  • 感謝ryo桑的翻譯。

    平衡?!該不會因堺桑是天秤座,所以特別重視平衡吧!XXD

    「坂上之雲」我也還蠻想看地,其實也很想看小說,但好像沒有中譯本。司馬遼太郎的書本來就很好看,很期待NHK的劇。
  • 我挑戰的章節都太嚴肅了點(笑)
    堺桑呀~你腦袋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複雜呢!?
    平衡~大概是他一輩子追求的目標吧!!
    司馬的書大概只能到圖書館借了吧!?雖然我對堺桑有大愛~但沒有原文的書 ㄜ 還是放棄吧>_<

    sakaimasato 於 2009/11/16 20:53 回覆

  • kumiko
  • 看情熱大陸時,堺桑提到司馬遼太郎的書,我突然記起多年前也看過司馬的街道漫步系列,不過我只看了台灣紀行這本.
    後來看到堺桑拿著坂上之雲時,不經意往書櫃一看,竟看到司馬另一套書遠流出版的(隨風而逝),內容基本上是篤姬之後的明治維新,主人翁就是西鄉隆盛,大久保等這些人.
    突然想到為什麼堺桑會欣賞司馬,可能其中ㄓㄧ是司馬是個現場主義者,就是他在寫這些歷史人物時一定要到事件發生的現場,呼吸當地的空氣,所以他的歷史小說都有很嚴謹的考證,這點跟堺桑在詮釋每個不同角色時投入的研讀思考相似的.不是嗎?
  • 堺桑總是思考地非常~非常~非常地多!或者說他是一個仔細思考、謹慎發言的人。
    我想他很憧憬古人的生活方式吧,甚至非常想穿越時空回古代也不一定XDD 古人的生活態度確實比現代人要嚴謹多了,或許正因堺桑憧憬古人,所以他在演出古人時總是查閱很多的資料,希望自己能多一分的了解,就能更進一步地揣摩古人的角色吧!
    記得之前的訪問裡,堺桑有提到自己喜歡演出真實人物的角色,或許便是基於有點范可遵循的原因吧!?

    sakaimasato 於 2009/11/17 21:16 回覆

  • kumiko
  • 更正:
    是(宛如飛翔)不是(隨風而逝),邊聽歌邊打,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