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老是心不在焉。前陣子在群馬縣的嬬恋此地拍攝了電影『運動服二人組』,打從下山後,我天天都在發呆。不是忘了預定行程,就是迷了路,有時還會在對話中閃神。可能是因為長期身處森林中的別墅,總有種放假悠閒的氛圍所造成的吧。

或許因為很習於山氣的緣故,我始終無法對東京的空氣感到輕鬆自在。就像受到東京空氣的影響似的,不論是腦袋抑或身體都無法伸展開來。但如果沉浸於山氣的話,應該就不會有如是情況了吧。

電影『運動服二人組』的原著是中嶋有桑的同名小說(集英社文庫),內容是敘述一對父子在北輕井澤的老舊別墅裡度過炎炎夏日的故事。

雖然待在別墅時偶爾會有客人來訪,但並沒有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件。滯留別墅的期間,登場人物所懷抱的心事幾乎沒有獲得解決,持續盤踞於心的狀態。這對父子遠離都市塵囂,來到山裡暫住一段日子後,又重返都市。就只是這樣的故事罷了。但不知何故卻令我心生嚮往,是部不可思議的小說呢。

由我解說作品或許非能力所及,不過我想自己是被這部小說裡的「什麼都沒發生的狀態」給吸引了。比如說登場人物猶豫不絕或是認真思考的樣子,問題「不解決」的狀態都是那麼具真實性。雖然警覺到問題的存在,卻無法立刻得出結論的氛圍。那束手無策的樣子。恐怕我就是對那樣的情境有了共鳴。

或許這世上有各式各樣的人,就像世間也有各式各樣可以靠自己獨力解決的問題一樣,但或許也有

「這是個只能靜待其發展的問題」

的可能性。就像本來打算說出口的話也會有

「雖然打算說出來,最後卻還是說不出口」

這種情況吧。

這部小說裡有許多「未完成的事」、「未說出口的話」、「尚待解決的事」的情節,對我而言這些都是讓故事具有深刻涵義的元素。

小說裡有這樣的場景出現

「在毫無娛樂的深山裡待了那麼久的日子,到底都在做什麼呢」

當周圍的人詫異地如此詢問時,主人翁的父親回答:

「就是在生活呀」

如是說法。這所謂的「就是在生活」非常深得我心。

即使說是到別墅度假,實際上不就是在那生活罷了。或許得離開城市才能專注於「生活」也說不定。正因為生活才是主目的,人生的問題不僅可以留待日後解決,父子間的關係也不會因此而變得更加親近。

如果我們拍出來的電影也能呈現出「就是在生活」感受的作品的話,那會多麼令人開心呀。

「三個禮拜都窩在深山裡,到底都在拍些什麼呀」

被人如此問道時,

「就是在拍生活呀」

如果能如是回答,會多麼地酷呀。

關於最近常心不在焉的原因,

-因為演出的人物「未完成的事」實在過多,因此我的心大概還有一半遺留在嬬恋了吧-

雖然也思考了這樣的可能性,然而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就只是單純地一直在發呆罷了。

但,眼前該先關注的是:電影剪輯等等工作要先完成才是重點。至於心不在焉的原因探究,我想就先那樣判定,結論「留待日後」再行解決吧。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llino
  • 運動服二人組看起來就像每個人生命中某個片段生活...

    雖然片中沒有大哭大喊、充滿戲劇性的故事或是什麼充滿勵志的小故事大道理
    但~一般人多數不就是這樣?
    就像孤高泥棒黑澤說:『我是我每日生活中的主角』
    縱使小人物,也是他生命中的主角呢....


    這幾年,我有時候也會如這篇文章所言:『這是個只能靜待其發展的問題』~
    就是事情『不一定』得全部要即刻解決,有時候或許靜待一下,自己突發靈感或貴人就出現了!
    反而之前努力奔走,到最後居然事件又回到原點,反而是順其自然地被解決了....
    (當然這是看狀況啦!)

    人生啊~就是做不完的功課...無可解、尚未解決、跟已解決這些來串起生活....


  • 這部電影是很實在的小品~看不到堺桑激動的表現,卻有著耐人尋味的肢體語言(包含眼神)。
    人總是生活在尋尋覓覓中,即使迷惘、不安,日子還是得過下去,與其急急忙忙,不如放慢步調,有時反而能找到明路也說不一定。
    說到這,總感覺運動服二人組裡主人公的心境轉換或許與堺桑的人生路程有某種程度的相似!?電影最後的主人公感覺是豁達了不少,或許堺桑這幾年也豁達了不少!?純屬猜測:P
    不論如何,生活是人生裡最重要的課題吧!!不論是多彩多姿還是默默無聞,自己覺得精采、快活最重要!

    sakaimasato 於 2009/11/27 14:27 回覆

  • nikki
  • 我特愛父子兩人看著電視(還是聽著廣播,忘了),氣象報告著東京炎熱的氣溫,兒子跑去看溫度計,兩人欣喜得意的肢體動作與神情,真是太妙了。其實,這不就是「生活」。
  • 那段真的爆好笑的:P握著拳感覺只有"爽"字足以形容吧 哈哈 兩人一副自己做對了決定的感覺XD 超可愛的呀!!

    sakaimasato 於 2009/11/23 19: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