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須「言語」

這是舞台的正中央。目前我參加了「劇團☆新感線」的公演。

從八月末開始練習的這齣戲劇,將接連於10月東京、11月大阪等地演出。暫時,我大概會以舞台為生活重心了吧。

這次的作品有很多的動作場面。正因如此,打從開始練習起,不知怎地我的腦袋裡幾乎被「攸關身體的種種」滿滿佔據。

-早餐吃義大利麵很不錯

有人如此說,我一早就睡眼惺忪地煮義大利麵來吃,

-午餐就該吃水果

聽聞後,我便驚慌地準備好水果帶到練習場。此外還有

-運動後要補充胺基酸

-預防腰痛的話要做腹肌運動

等等。感興趣的天線漸漸地集中在關於身體的種種,現在的我除了

「如何恢復疲勞」與「如何滋養強壯」

這兩件事以外,其他都不甚關心。這樣是身心健全嗎?還是說不健康呢?搞不清楚狀況的生活持續著。

因為這個緣故,我對這個月的原稿也很擔心是否會延誤了截稿時間。雖然拖稿已是例行公事,但這回滿腦子都被身體的種種給佔滿了,對於「言語」真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雖然在正式登場的現在,心情已稍稍穩定,但特別是在練習的時候,幾乎都呈現如是狀態。說的誇張一點

「我在九月裡,幾乎未曾想起言語這回事,只是默默地持續不斷地舞動著身軀」

就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對演劇而言,有台詞如此重要的言語存在。但像這樣「可以文字呈現的言語」,只不過是戲劇表演中的冰山一角。譬如說,某些場景中,我的動作是

1背對著觀眾坐在舞臺中央

2以由右向左的方向,氣勢十足地以刀子橫砍對手

3將那把刀扛在左肩上

4以順時鐘方向不斷地回轉

5某段時刻裡,甩動著刀子做出旋轉兩回的動作

像這樣的動作場面,與其以言語一一詳細說明,卻不如不斷重複練習這些動作,讓身體趕快牢牢地記住來得實在。

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起始之初,言語是必要的。我無法只單看示範便將動作牢記,這樣的作法無法讓我確實熟練武打動作(事實上,我就以如前所寫的言語,在劇本上將動作的詳細一一地記錄)。即使如此,像這樣詳細說明的言語還是快點結束比較好。

「只要一個人站立的位置稍有差池,將對全體產生劇烈衝擊」

像這樣牽一髮動全身的狀況在舞臺上經常發生。或許在舞台上有著

「難以言語名之的訊息」

像這樣的部分才是重要的也說不定。

如此說來,吾輩的職業,英文名之為「actor」。這與「action」場面並無關聯,應是指將某種事物以「act(行為)」展現出來的工作吧。

提及至此,這回我發覺自己幾乎不曾有過被其他劇團邀請演出的經驗。絕大部分的情況都是在公演製作單位的邀約下,將所有演員聚集在一起的形式參與了演出。

單就演戲而言,不論是參與一般公演或是到某劇團客串演出都無所影響。不過我感到這兩者之間卻有著微妙的差別,就像是「調換班級」與「轉學」之間的差別一樣。

所有人都是「初次見面」的情況下,調換班級時以詳細說明令大家熟悉環境的言語是有其必要性的。是為了讓彼此確認規則的整合性言語。簡直就像是在制定法律的過程般,規則需再次訴諸言語使大家得以瞭解。

另一方面,如果「初次見面」的狀態是只有少數人時,通常都會省略掉規則的說明。當班級隨著運作時間的增長,規則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詳細,要將這些規則一一詳細地對轉學生做說明實在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轉學生沒有任何的書面資料,都是透過觀察班級的運作模式逐步地了解專屬該班的法律。

目前我所參與演出的「劇團☆新感線」是將在明年迎接三十週年紀念的劇團。這個劇團所擁有的詳細規則,對坐在客席觀察、身為劇團Fans的我來說,每一樣都很新鮮,也深深困擾著我。

我想就隨著時間的流逝,默默地觀察四周就行了吧。讓異類的自己沉靜地慢慢享受這一切的話,一定能讓劇團的規則以非言語的形式傳達至我心。

因此,我大概將暫時身處於稍微忽略言語的生活裡吧。這對連載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我不清楚。但只要每回都能趕上截稿時間的話就是萬幸了。

 

總算完工啦~感謝大家的鼓勵:P

個人感覺堺桑又回到思緒清晰的感覺了!(哈哈,意思是之前有思路混亂嗎!? 爆) 不過不喜言語的堺桑感覺應該很陰沉吧?是說sazi的腳色確實需要這樣的氛圍,又或許9、10月那段時間的堺桑也在幫人間失格配音,染上「葉藏」的陰沉也是理所當然吧!?期待下一回的月記是提到腳色的感想:P(爆愛堺桑演惡役哩XDD)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kki
  • ryo桑辛苦了,在這麼忙碌的時刻還要翻譯堺桑的文章給我們看,由衷感謝。
  • 很忙很忙的時刻暫時過去了!!假日我可是有好好地去玩、放鬆囉:P 翻譯對目前的我而言算是放鬆的一種方式哩~很愉快的時光XDD
    謝謝nikki桑的鼓勵^O^

    sakaimasato 於 2009/11/30 2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