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完工!

みやざき=宮崎

幻想馳騁的安房及故鄉跟牧水間的關係

這陣子,我進行了一個與高中時代的恩師伊藤一彥老師對談的工作。

老師跟我去年秋天也在宮崎進行了對談。這次會面是為了確認當時對談的內容。承蒙老師遠從宮崎來到東京,與編輯人員、撰寫人員、我等四人一同確認半年前的對話內容。重整順序、去蕪存菁、不足部份再加以對談充實。

對談的主題是宮崎的和歌作家

「若山牧水」

這個人。伊藤老師在高中雖是教社會的老師,也是位和歌作家。而我卻是截至目前為止對於短歌仍是個素人。不論是半年前也好或是這次也好,這樣的對談可說是變成對無可救藥的學生進行個別授課了。這個對談似乎將在秋天編印成書。

剛好我因為電影外景拍攝的關係剛剛到了館山,牧水跟千葉也有所關聯。

前陣子的談話,也提到了安房的話題。牧水在二十六歲時出版的和歌集『別離』中有以

「女人來到,與我一起渡行安房河邊,我在她們身邊日夜不停哼唱和歌,明治十四年早春」

作為開頭的一連串令人醉心的和歌。

ああ接吻海そのままに日が行かず鳥翔ひながら死せ果てよいま 

註:在此原文呈現,請恕才疏學淺,和歌難以翻出原意,請大家從原文感受。

像這樣的戀歌。讓人希望時間、世界都能因此而靜止般程度的戀情、熱吻。安房此地,對牧水來說,是戀情的舞台。

安房的海岸,現在的話只要開車從東京出發,順著アクアラインaqualine,類似高速公路】走,大約是3小時30分鐘的時間。而在牧水的年代似乎是從隅田川搭船前來。此地應該是個氣候溫暖,讓人感到輕鬆的避寒之地吧。這麼說來,總感覺宮崎的氣候跟此地有某程度上的相似。或許牧水也是因「與故鄉相似」的理由而如此喜愛安房的。

說到這,我從以前就對於稱為

アワ【讀音:awa

的國名竟有兩處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分別是南千葉的「安房」與德島的「阿波」【此兩地讀音相同,漢字不同】。雖然是不同的字,不過對平成京的官員來說也是怎樣都想不到的事吧。如果現在東北某地也出現一個名為「宮咲」縣【讀音與宮崎相同】的話,應會令人感到困擾吧。目前僅僅是宮城與宮崎便經常搞混了。

這段期間,我讀到古事記裡有著四国的「阿波」是個

「出產栗子的國家」

如是記載。雖然地名檢索沒有結果,不過其鄰為淡路是件有趣的事。過去這一帶應該有群名為「アワ」的民族居於此地吧。然後,這群人中有一部分順著黑潮而來到了「安房」──當然,這些只是我的幻想而已。

雖然如此,希望大家能理解接下來都是幻想,我打算持續此話題。在宮崎也有「アワ如是地名,是在談話結束後想起來的。是在神話裡出現的,伊邪那岐命【日本神明】從黃泉歸來後洗淨全身的場所是在

アワキガハラ」【漢字:阿波岐原,位於宮崎市。

這個地方。宮崎市裡有著與神話相關的地名。

宮崎的山裡有椎、樫、樟等合稱為「照葉樹」的森林。根據中尾佐助氏等人的研究,沿著此種照葉樹林的一帶──喜馬拉雅、雲南、西日本──等地似乎擁有共通的文化。皆為以雜穀、芋頭蕃薯、木果等輪流種植,富庶的農耕文化。以日本來說的話應該是繩文與弥生融合而成的文化吧。

水田稻作傳來之後,照葉樹林文化便為稻作文化給吸收了。因為米是一種可以供養大量人口的SUPER作物。

不過,日本即使是在清一色以「米」為主的弥生時代裡,仍有珍視雜穀(例如:アワ)【指粟】的民族殘存下來吧。不只是被區分的水田部份,喜愛茂盛森林的人們也是。他們離開種植米稻的部族,移動到海邊。譬如宮崎、德島、淡路,也到了千葉。

所謂的弥生人,感覺水田稻作文化的人們擁有

「組織力」「勤勉」「論理」

如是特徵。

另一方面,所謂的繩文人,照葉樹林文化的人們不也有著
「多樣性」「生命力」「混沌」

這些優點嗎。我們雖是兩者的混血,不過總覺得「哼唱和歌」這樣的行為似乎是從繩文文化中衍生出來的。牧水也是一個熱愛故鄉的山的人哪。

不知是受了伊藤老師或牧水的影響,又或許是因為口蹄疫的新聞,這個月實在無法抑制妄想馳騁。想說的或許只是「國家的驕傲」罷了。勉強各位閱讀真的是很抱歉。

希望最愛的宮崎能早日恢復笑顏。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ne
  • :)
  • :D

    sakaimasato 於 2010/08/08 1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