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分を見る】=【觀看自己】(或做【檢視自己】)

參與演出的「蛮幽鬼」公開上映了。 是將去年舞台公演編輯成電影的作品。我在公演前先行欣賞了DVD,電影是從多種角度拍攝編輯而成的,因此畫面顯得魄力十足。以在電影院觀賞來說,這部作品呈現的既非演劇也非電影,我想可以感受到其獨特的氛圍。

不過,觀看自己舞台演出的影像就像在看盜錄片一般令人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對我而言,舞台上的演技大概就像是「只限定那個場合,無須負責也無防備的呈現」。看著影像時不斷出現「什麼,我是這樣表演的啊」,像這樣令人感到驚奇的感受。

比如說這回,我的角色雖是個「笑面殺手」,但沒想到會是如此令人感到輕浮、曖昧的笑容。自己的打算本來是想以再真誠點的面容表現的。雖然說這話很不留情面,如果這部「蛮幽鬼」是電影或電視劇,能經由現場的監視器確認自己表現的話,或許我可能會改變演出方式。當然,超越如此細微算計的躍動感大概是舞台擁有的魅力之一吧。

從事影像工作的時候,總是對

「要在現場確認自己的演技嗎,還是不要」

困惑著。

大多數的拍攝現場都有監視器,完成一幕時可直接在監視器重覆觀看自己的演技。觀看與否視乎演員的意向。有每次皆要確認的演員,也有完全不做確認的演員。雖然不喜歡演員觀看監視器的導演很多,但也有導演不介意演員做確認的拍攝現場。何謂正解實在不太清楚。

或者,大體上來說

「電影拍攝現場厭惡演員觀看監視器,電視劇對此抱持寬容態度」

似乎有這樣的傾向。演員也是,主要以電影活躍的人大多不看監視器。會形成如此狀況,恐怕是因為電影與電視兩者歷史的發展迥然不同的關係吧。

 以膠卷拍攝的電影,顯像未完成前是無法先行觀看的。於此漫長歷史發展中,監視器於拍攝現場中的登場是極近期才出現的。寫這篇文章期間問了中村義洋導演,據說將監視器帶進拍攝現場的是伊丹十三導演,大概是在1984年的時候。是將攝影機的取景器拍攝而成的影帶連接上監視器觀看,如此的原始方式,但這種方式對當時的攝影師而言

「破壞了攝影部擁有的神祕性」

據說有如此的負面評價。

無法於現場確認的不便卻因「神祕性」一說而提高了其價值,這有點意思。現今的專業電影人對監視器敬而遠之的理由大概也是以「神聖」「神秘」等為關鍵詞吧。順帶一提的是這部「伊丹監視器」是導演專用。演員應該是無緣一睹。

另一方面的電視連續劇由現場直播的時代發展到以影帶收錄存檔播出約是在1960年代左右。此時開始為了確認拍攝的片段,應該會於現場重播影帶以做調整,而演員是否看了那些拍攝片段則不得而知。而在此時,電影公司以膠卷拍攝製作而成的「電視電影」也很多。當然現場應該是沒有監視器的。影像技術進化後,以磁帶拍攝為主流是在1980年代左右。我想便是因應如此變化,現場設有監視器才開始普及的。

電影界出現名為HD24P的數位技術是在1999年登場。產生的是能代替膠卷的技術,亦即也可說它是磁帶與膠卷的結合。電影的拍攝現場可以將影像重播,這個技術可說是決定性的關鍵。這麼一想的話

「監視器看或不看的問題」

可以說是在比較兩者後產生的新疑問吧。

只是耍小把戲的演技當然不要,但如果本來並不打算笑的表情卻呈現笑顏的話,對演員來說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所謂似笑非笑的情感表現,原本在舞台上就是「限定這麼一回」,猶如專業電影人所說的「神秘」感。但客觀地檢視自己的這件事,我想也等同重要。

或許對演員來說,或許都有這樣的成長過程,在

「應該不在乎外表但求生靈活現地演出」

的時期

「應該整理出他人能接受的樣子演出」

的時期掙扎吧。

在最好的時機裡跟最好的現場相遇——以如此樂觀態度一想,用模稜兩可的態度持續下去,是可行的嗎。

。實在是個令人苦惱的問題。

 

老話一句~感謝某人︿︿

~真的很令人苦惱呀!堺桑腦袋在想啥!?我看謀!這篇後半翻得我也是「霧煞煞」(笑)!可能是現在的我腦袋都被【LUNA SEA】占據了吧(毆飛)~開玩笑低!人家才不會忘記堺桑呢!(耶~這在學誰裝可愛呀!再毆飛 - -|||)

不管怎樣,上個月的月記總算翻完了!但新的月記也來到了眼前!期盼能趕工當新年禮物送給大家好了!(期望別太高:P)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六个点
  • 谢谢辛苦的翻译!……一边看DVD里的自己一边不好意思的堺桑真可爱!
  • 堺桑真的粉可愛呀XD 看了他對自己sazi的演出評論,超想看蛮幽鬼的呀!!DVD快出吧~~~(笑)

    sakaimasato 於 2010/12/16 20:22 回覆

  • kyomi
  • 堺桑是在糾結自己不能控制的笑顏 XD
  • 不能符合自我想像中的笑臉應該很令堺桑苦惱吧:P
    不過人世間很多事很難如人所願!所以~想開點吧!堺桑~(笑)

    sakaimasato 於 2010/12/27 2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