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認看ryuichi的訪談了!平常只看照片~~!這回買的Zy雜誌,明明封面叫【河村隆一】,但看起來卻像【ryuichi】,果然他老兄是RAYLA上身!不爽別人老說他「精神分裂」了!~爆!所以特別拍一組看似ryuichi的河村隆一照給大家看看!

仔細看了訪談,就想以自己的想法翻翻RYU的文字了【翻譯魂燃起~笑】!平日翻久了堺桑的文字,這回換換RYU,感覺很新鮮!更重要的是:媽呀~RYU的想法也很哲學呀!!!訪談也好好看~所以不知不覺地把一整面翻完了(但總共有三面~)!很有深度的RYUICHI,配上不知是否翻譯正確的文字,大家就湊合著看

本篇譯文,僅供自娛,如有文意不是本人能力不足XD

更新PART1~

zy55_front.jpg 超RYUICHI的河村隆一喔!:P

 

──據說這次的照片拍攝,隆一君似乎也針對某些部分提出了一些idea,是什樣的想法呢? 

「經常有人問我"LUNA SEA的RYUICHI跟河村隆一是不是不同的呢?"或是"感覺好像另外一個人呢",希望透過這些照片能解答這些疑問。雖然是以河村隆一的名義活動,但自身的內心持有各式各樣的情感,有身LUNA SEA主唱的風格,也含有河村隆一式風格在內,就是同一個人。因此便提出要求-希望拍攝燈光明亮下卻呈現dark的感覺,如果能將自己內心深處的dark在照片上展現的話,即使以河村隆一的身分站在鏡頭前,也能讓人看起來像是LUNA SEA的RYUICHI般的存在。即使沒有畫上華麗的妝容也是同一個人~這樣的感覺」

──這是因河村隆一與RYUICHI被視不同的存在的關係

。不過就是這樣才令人感覺討厭。我自己也針對這件事想了很多,只能說這僅是因應時間、地點、場合不同而有不同的裝扮所造成的結果。」

──很自然地轉換自己的風格

「沒錯。所以這次就想試試看將自己dark side在照片裡留下記錄,向攝影提出挑戰了呢」

──感覺讓人看到自己的黑暗面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或許是這樣呢」

──然如此,我想今天就以"內心黑暗面"做主題,聽聽的想法。我想不論是隆一君組樂團的原點也好,或是希望帶給大家歡笑,應該都是因有黑暗情的影響

「首先,將dark side直譯的話,我想就是"陰暗部分"、"灰暗的部分"等印象,是捕捉自我內心深處實面的一種方式。或許可說是自我意識最濃郁的地方

──最濃郁的地方?

「就像鍋類湯水燉煮到乾涸一般,我想那最濃郁的自我存在的地方就是dark side,灰暗的部分。結果,不論是一開始做音樂時如此,或是現在也一樣,想對著外界將"俺就是這樣"的想法散發出去」

──就是認俺的實面就是如此黑暗等等。

「或是我是如此感覺的。或是這般黑暗的人就是唱這般黑暗的歌等想法」

──感覺如果沒有這陰暗部分的話,音樂也好,繪畫也好,似乎就無法呈現了呢。

「沒錯呢」

──剛剛雖然提到了實的自我,不過這部分似乎很少顯現於外,那麼你是不是一直在隱忍自己內心的表現慾呢。

「我想是這樣沒錯。想在社會中生存下去的話,有時不要傾聽自己的實想法不只比較幸福之外,如此不是也較能圓融輕鬆地過活楚地將"我討厭這個,喜歡這個"表達的話,有時會被視過於偏頗。因此在社會裡生存,有時會迎合他人,有時對於不論黑白~所謂的灰色地帶也能接受的狀態。」 

──隆一君是從年輕時代便開始持有如此調和的感受了

「這算是調和的感受。對此自己是不太楚,不過關於音樂的話,LUNA SEA是5人一起創作的,而身河村隆一則是自己作詞、作曲……。我想就像剛剛說的,過去便一直想將自己最濃郁的部分傳達出來,像這樣的心情是很烈的。」

──想將平常不顯現於外的自己實的部分一吐快?

「沒錯呢。比起將自己實面顯現會引起何種反應來得更重要的是所顯現的實部分是自己傾全力地將覺得美好的事物、感到帥氣的部分示於眾人面前。」

──事實上,第一張專輯『LUNA SEA』裡收錄的歌曲中使用了很多像是"死"或"望"、"痛苦"等字眼呢。

「沒錯呢。」

──雖然這是我擅自認定的印象,我想隆一君是不是從年少開始,雖不斷迎合周圍的人事物,但心中仍有不協調之感,因此演變成將這些想法寫入歌詞、演唱表達的動機了呢。

「我想在我不想只當個接受者,而是想當發出信息者的時機時,大是想改變些什麼吧。包含自己的人生以及與人相關的部在內。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 是不是有跟他人不同的感受呢?除了可能感覺如此外,也可能是自己硬是這想也說不定呢」

──這說的話,不只是LUNA SEA如此,包含隆一君的所有曲子在內,似乎總讓人感到瀰漫著孤獨感呢。譬如說,在’97年的暢銷曲「Glass」的中唱著"誰にも心を開けなくて(對誰都無法敞開心扉)"的歌詞。

「陰暗的部分……」

──我想這是不是就呈現了剛剛所提及實的部分呢。

「我自己是不楚,不過我想有些被人認不持有dark side的人,事實上也有著這樣的部分,只是忍耐著不顯現於人前」

──或許他們只是沒意識到?

「或者他們是假裝沒意識到。這就是剛剛提及的,這些人如此行了與社會維繫良好的關係。譬如說跟朋友商量煩惱時,如果被朋友說了"那是想太多了"的話,而有"是這樣呢。想太多了"如是想法便能繼續前進的人大也存在。但像我一樣,因有個能表現想法的場所,認"這種想法是不對"的話,便會將之寫成歌曲演唱的人也有

──我想隆一君是不是在作品中反映了小時在學校、家庭所得到的想法呢。

「我想是反映在作品中了呢。比如說,關於雙親都健在的話會如何,或是零用錢的金額,自己房間的大小等等,跟別人比也沒用,人對自己的環境不論如何,都要得知足的才能生存下去。像"那傢比我還幸福"的想法也很奇怪……。不過,我認幼年期在心中浮現的"不想這樣"這樣的心情或是"如果能更多的話會更好"這樣的想法大對我人格的養成有著極大的影響。」

──意思是說,對隆一君帶來的影響就是陰暗的一面

「我想小學時雙親的離異對我確實還是留下頗大的陰影呢。那時假裝自己接受了離異的事實,雖然覺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持續地過日子,但也在孩童時期學到了"愛情這玩意是如此簡單便能崩壞的"這樣的事。我想跟海螺小姐一家人一樣,在祖父母充滿元氣、雙親皆健在的狀態下成長的タラ(tara)醬【海螺小姐的兒子】是完全不同的關係而造成的想法呢。

──是多愁善感的時期呢。

「果然是那樣呢,不知何時會不小心將這心情爆發出來的不安感……。雖然不曾有誰對我提過這樣的事,不過這樣的不安或危機感對存於自己的內心深處。因此,希望早日找到自己的特殊技能也好,或是一個能發揮自我力量的場所也好,不想辦法靠一己之力生存下去是不行的~我想即使現在回頭檢視,仍能烈地感受到這心情。」

──那大是幾歲的時候?

「因是到了現在,才能將之化言語說出,事實上當時是無法像這樣明確地表現出來。不過,我是在剛進中學時生我能發揮力量的大只有音樂了的想法。讀大學是很花錢的,而且自己讀書也沒那用功,更不想麻煩父母,但總得找到自己擅長的東西才行。因音樂相較之下是耗費0円便能從中得到樂趣的東西。只要打開收音機,樂曲便會流洩而出,只要存零用錢也能買CD了」 

──這跟因很有趣,所以做音樂的出發點不一樣呢。

,這部分也是有的呢。只是,這可說是好、也可說是壞,幼少期的經歷以及與音樂的相遇交錯一起了,當時只想早日找到自己的生存之處。」

 

未完,待續。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