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熟悉的新感線

電影『南極料理人』熱映中,『クヒオ大佐』也將在秋天上映。持續耀眼活躍、令人目眩神迷的堺雅人,舞台是久違了的演出。

「我常看新感線的戲劇,因劇團製作人細川(展裕)桑曾費心指導過早稻田大學的年輕劇團,我在20歲左右便知曉這個劇團了。因細川桑經常對我說"堺君,差不多該來新感線演出了吧",讓我對劇團感覺很熟悉。雖然覺得自己就是團員,但仔細一想根本沒出演過(笑)。因此,可以透過『蠻幽鬼』實現演出劇團的戲碼時,感到十分地開心。新感線的魅力在於規模的龐大。除了故事的世界觀非常壯闊外,華麗的演出與呈現也顯得盛大無比。還有劇團持續了將近30年的歷史這件事本身就非常地不得了。我認為這其中有著集團延續下所產生的力量。」

いのうえひで的執導方式:不論是演員舞臺上的定位或走位等各方面都給予詳盡的指示。

「跟栗山民也桑執導的『喪服の似合うエレクトラ』【註一】舞台劇方式差不多。進行練習到某階段時,突然告知大家:全員的動向應是如何運作~時有如是情況出現。現在,就這麼辦吧!~有如此令人感動的記憶存在。因此,我很能理解いのうえ桑的作法。いのうえ桑的做法是即使在一開始已做了決定,之後仍有可能改變,甚至是一變再變,乃常有之事,我認為其目的是為了統整演員的演出,因此雖然很辛苦,卻也很有趣。

帶著笑顏殺人!?

這次,堺所演出的是自稱サジ的男人。與上川隆也飾演的土門於監獄島相遇,進而一起逃獄,並協助土門復仇。初見サジ,感覺穩重的面容上經常帶著笑顏,但卻是精明強悍的殺手,且身藏可怕的秘密。

「雖然是虛構的時空、虛構國家的物語,但如果將之與密教傳入日本時的平安時代【註】與當時的中國做連結的話,我想サジ應該是在中國附近邊境國家中的異族吧。可能是突厥或是高昌國【註三】之類的,感覺很有異國風的色彩。還有人物設定為殺手這部份,當然也是虛構的,對我而言似乎是從未嘗試過的角色,有種難以駕馭之感。如果他的性格是冷酷無情的話,應該不常帶有笑容才是。不論何時都是笑瞇瞇的,這樣的真的可以嗎?說真的,直到現在我還不甚清楚。雖然我自己也是想以隨時笑瞇瞇的方式詮釋,不過這也是因為いのうえ桑如此指示演出。只是,當劇中其他人物因種種變故弄人而有種種轉變時,唯有サジ是始終如一的角色。完全不受任何人的影響。目標明確,不會因任何事而有所動搖。是一個不受情感波動的人物。大概跟土門剛好相反吧。

演出大河劇『篤姬』中的家定等角色時,因是實際存在的人物,據說會搜集、調查相關資料以作為詮釋的準備,但這次接演的角色因是虛構的人物,此法似乎不可行。

「這次什麼準備也沒做呢。不過,我並未因此而感到困擾。平常有資料的話,是會作確認的準備功夫,但既不可能完全採用,也沒打算要據實演出。只是因為有時間,總覺得該做點事而進行調查準備的。就算沒有準備功夫仍可以接演角色。有時間的話,是打算投入準備工作的,時間不許可的情況下,也有直接一股作氣地參與演出就好的時候。」

接下來將提及關於新感線戲碼必有的殺陣。

サジ是一個精通各式各樣殺人方法、對戰方式的人物,奇特武器也不斷現身。這個,是要怎樣使用呢?~像這樣的疑問實在令人汗顏。舞台上的動作場面對我而言,大多為初次接觸,令我驚嘆的事物很多,卻也讓我改觀,體認到包含殺陣在內的動作場面是與台辭同樣重要的呈現方式。

意外的是與上川的共演不論是在舞台或是在映像(電視、電影)等方面都是初次合作。而與早乙女太一,當然也是初次共演。

「上川桑是整齣戲的關鍵人物,明明是動作最多、台詞最多的角色,但他總是心情愉悅地練習。讓我感到十分欽佩。早乙女君非常擅長於殺陣的演出,當我一想到要與這個人對戰時,就陷入茫然,即使如此,我仍想努力以赴。」

謎樣且精明強悍的殺手,期待前所未見的堺雅人登場!

 

註一:指2004年11月~12月堺桑演出的舞台劇。

註二:指西元七、八世紀時,由唐朝傳入日本【正值平安時代】的佛教密宗,由空海大師所傳。

註三:指唐朝時期,位於中國邊疆地區的國家。其中突厥位於今蒙古一帶,高昌位於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一帶。兩國皆於七世紀時為唐朝所滅。

全站熱搜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