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人˙伊藤一彥桑是我的老師。高中時代時,教導我現代社會這科目。世上被稱為「老師」了不起的人物雖然很多,但伊藤老師對我而言並非是那樣的「老師」。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師」而已。

即使在高中裡伊藤老師也是位「普通的老師」。因其教授的是社會而非國語,在我記憶裡知道老師是歌人的學生應該很少。

老師也兼任學校的生活指導教師【school  counselor】,不常在職員辦公室,反而是經常出現於學校西端的「生活指導室」。當時我是演劇部的一員,因為社團教室就在旁邊而已,常常為了一些沒什麼大不了的煩惱出入指導室,與老師說說話。記憶中的老師會跟學生一起騎腳踏車上學,放學後一起聊天,怎麼說都是一個「普通的」老師,如此說來對我來說,怎麼回想都是如是印象的伊藤老師。

老師是在六○年代進入安保鬥爭、大學紛爭的時期畢業於早稻田。當時演劇部正以此時期的題材進行作品的排演,向老師詢問許多當時相關的資料。透過這些資料,當時對大學生活並未抱持任何想像的我腦海浮現的是:「大學生活是這樣的呀」,老師的青春歲月似乎就這麼地印上我心。之後我也進入早稻田求學,或許是受到了老師的影響。

會對故鄉的歌人˙若山牧水懷有親切感也是伊藤老師的影響。追溯起源的話,應該是高中畢業後,於大學中退的二○○二年夏天的事。當時伊藤老師所寫的「あくがれゆく牧水」【令人傾心的牧水】(脈社是個契機。

牧水也是在早稻田渡過青春歲月。這本書中將此時期的牧水描繪地活靈活現。當時我對若山牧水只有著他是個處事泰然般「成熟大人」的印象,但透過此書,對於牧水時而煩惱、時而受創、時而乖戾逞強的姿態覺得親切感十足。同時,就在漸漸地將年輕牧水的樣子跟自己重疊一起時,

幾山河越えさり行かば寂しさの終てなむ国ぞ今日も旅ゆく

對於歌中的「寂寞」也好,或是

白鳥は哀しからずや空の青海のあをにも染まずただよふ

歌中的「哀愁」也好,總覺得自己似乎有著如是記憶。難道說,讀這本書的目的是為了確認自己的學生時代(大約是十年前的事了)所需的作業也說不定。

如今要我對自己身處青春時期的情況立即清楚透徹是很難的。感覺我是透過牧水的青春時代,簡直就像是捏造記憶般地確認了自己的「青春」。而這意味著我的青春時代與牧水的青春時代如今已重疊,合而為一了。如果伊藤老師也如此看待牧水的話,那麼如是青春時代裡也混入了伊藤老師的青春吧。

伊藤老師在書中如此寫道。

「牧水是個為追尋自然而行旅的人廣為人知。但,其行旅之處是名勝古蹟的地方很少的事實卻意外地鮮為人知。牧水愛的是無名之山、無名之河(略),牧水愛的是純粹的山、純粹的河。」

在我心中那樣的牧水與「普通的老師」伊藤一彥重疊了。

因高中的社團活動開始演戲的我,並沒有戲劇方面的老師。當然,也沒有師承哪一家的系譜,

「伊藤一彥或若山牧水是我的師匠流派」

像這樣的想法,這純粹是我個人的妄想而樂在其中。至少我是真的受教於伊藤老師。即使與老師一起歌詠和歌念懷牧水,應該不至於遭到天譴吧。

 

200907000061_a.jpg

此篇是為了紀念(誤)2010/9/10(今日)出版的新書『ぼく、牧水!歌人に学ぶ「まろび」の美学』,雖然此書並非專屬堺桑,不過看堺桑與伊藤老師合照的感覺,再透過此篇文或許可以感受堺桑的師生情以及師生兩人熱愛牧水的情懷吧。

看堺桑笑的靦腆,加上清爽的髮型,感覺真的很舒服!祝堺桑與老師的新書大賣: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aimasato 的頭像
sakaimasato

りょうの月堺~一つになれ!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