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あいさつ=舞台宣傳

電影拍攝完成後,逐漸逼近等待著演員的就是所謂「舞台宣傳」的工作。說到這回的作品除了從十月底到十一月是在金澤、大阪、名古屋、東京以及福岡等地舉辦「試映會宣傳」

之外,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及十二月四日則是舉辦了

「金澤先行公開上映宣傳」以及「首映初日宣傳」

各式各樣的活動。由於主要都是在上映前辦的活動,也可說是在電影螢幕前進行宣傳的活動。

這對期待許久的觀客而言也是常見的活動,因此上場時大體上都能得到熱烈的歡迎。不過也只有在登場時才會得到像「啊~」這樣的歡呼聲或熱烈的鼓掌歡迎而已。

舞台宣傳也可說是演員被捧上天的唯一機會。

演員要在拍攝現場獲得他人的鼓掌或是歡呼聲的機會幾乎是零。因為在周圍的都是共演者或工作人員等所謂的圈內人,自然會把表現良好視為理所當然而不會加以讚揚。即使是舞台劇公演也一樣,像演唱會裡「啊~」的歡呼聲是不會出現的。如果支持的演員出場時便不斷啊~啊~尖叫的話,演員大概也演不下去吧。就算是謝幕時所獲得的鼓掌聲,我想大概有一半也是屬於「辛苦了」含意的鼓掌吧。

如此一想,所謂演員,以這個職業的性質來看的話,似乎跟歌手們所得到的

「只要這個人一現身便無條件地引起歡聲雷動,所謂尖叫般的歡呼聲」

是無緣的。是否因此緣故呢,我對舞台宣傳時越是得到大家越熱烈的歡迎時,應如何應對感到十分困擾。就像驢馬等一般的家畜突然被當成寵物疼愛時,會感到提心吊膽般,那樣的感覺。

大約十五年前,我曾受邀以主持人的身分參加了友人音樂團體「聖堂教父」的演唱會。

當時的他們便對演唱會過程十分地用心,希望透過談話等方式在歌曲演唱的空檔炒熱氣氛而無冷場。當時實在是很冒險呢,竟然用一個無名的舞台演員(就是我)借用演唱會的舞台進行表演。當然,這對聚集而來的五百位粉絲來說是毫不知情的。

當越接近開演時間時,觀眾席的騷動也漸漸沸騰起來。當背景音樂一響起,會場逐漸變暗時,觀眾的興奮程度已達最高潮。不斷出現的歡聲、鼓掌。對聖堂教父那「無條件的愛」瀰漫了整個會場。緊接著───

瞬時明亮的舞台上一個聖堂教父的成員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所謂「啊~」的歡聲在一瞬間消失,在觀眾席的人群們全都安靜下來。彷彿令人有種時間是否停止的錯覺,非常~漫長~的沉默。經過一段時間擴散開來的是「這傢伙,是誰啊」這樣的竊竊私語聲。

當然,這些狀況全是計畫中的一部分。所有的成員是由我一個個地介紹出場。目的是希望透過這個方式緩和一開始緊張的氣氛,也讓感到安心的觀眾情緒能更加沸揚。

舞台表演當然是非常地成功,但其時出現的歡聲與之後的靜寂對正處二十歲的舞台演員而言,

「歌手們所獲得的歡聲,對自己來說是一生無緣」

得到了像這樣的教訓。觀眾獻給演員的掌聲是因演員演戲的辛苦勞動而給的,並非如對歌手的無條件奉獻。我對於舞台宣傳之所以會不知所措的緣故,大概也是因有如此想法的關係吧。只有一晚被捧在手心上的驢馬,果然還是有自知之明,還是要回歸原本的負責搬運行李的驢馬──這樣的感受。

以上,雖然是寫到這才有的想法,或許,觀眾對歌手的歡聲也非「無條件的愛」,而是對於之後的表演所預付的

「期待表現的愛」 

又或是,對於以前的表演表示

「肯定的愛」

。如果歌手的表演不佳的話,那麼歡聲應該便會逐漸消失了。雖然觀眾對歌手付出愛意的時機與演員不一樣,但基本上觀眾的歡聲,大概,便是對歌手辛勤表演的一種報酬吧。

演員在舞台宣傳時獲得的歡聲也一定是「辛苦啦」跟「繼續加油喔」這兩種含意的綜合體吧。至少這麼一想的話,對於這些歡聲就無須不知所措,也不會因此趾高氣揚了。

大家新年快樂,謝謝大家給我的歡呼,今年也會好好加油。請大家多多指教。

sakaimas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